北风杂谈

一篇来自20世纪的未来展望(下)

CAVI的这个课程讲的是价值投资的方法论,那什么是价值投资呢?借用之前巫鹏飞助教的一个观点:人们很多时候都在关注一些变的东西,那我们作为一个价值投资者更应该关注不变的东西,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大趋势。

价值投资——大趋势

之前看到无论是罗胖、马斯克,还是李善友,大家都在谈一个概念叫第一性原理,回归母体的一种力量,那我今天也想尝试着用这个逻辑,思考一下互联网或者区块链,又或者其他东西带给我们的未来。

人类文明的演进就是一个合作网络不断扩张的过程,从原始的二三十个人的自然群体到部落、氏族、联盟、城市、国家,再到今天Facebook、微信上几十亿人的社交网络,淘宝上千万级的商家网络,再到最后不可预知的未来。

人们之间的合作演进建立在技术和制度两个基础之上。第一是通讯成本越来越低,信息的传播越来越便利。 其二是社会制度的创新,包括文化、法律和国家的发展,很大程度上使得陌生人之间更容易建立起新的关系。

以互联网为代表的信息革命将沟通的便利带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而物联网甚至现在大家都在谈的产业互联网,它的发展目标就是实现万物互联,实时互动。至少这是我目光所及的一种理想状态。

经济学家周其仁有一句话概括得非常到位,文明的一次次传承和复兴就是一步步找回对人的尊重。人不应该干那些重复性的工作,应该多做些创造性的工作,这个想法一脉相承,一直引领着人类的文明发展到今天。

一个全球网络基础正在演化过程中,类似Facebook、Uber、微信这样的平台在短短的几年内覆盖全球人口的很大比例,而这只是这个发展的开始。

与此同时,开放和共享的互联网技术、机制和内在的逻辑,也推动了信任在更大范围内建立,合作也因此有了全新的可能性。

从1991年的Linux开源社区到2000年之后的维基百科、GitHub,到2015年谷歌的TensorFlow人工智能开源平台。

这种基于在线网络的全球大规模开放协同,极大地加速了互联网技术进步的进程,技术进步的本身又为网络协同赋能。

尤其是21世纪初开始的云计算、大数据、机器学习井喷式的发展,把人类带到了一个人工智能大爆炸的全新时代,数据智能正在快速成为生产力提升的源泉。

人工智能重在提升效率和缩短重复劳动目标与结果的距离,根本没有起到创造性的价值或者挖掘出更深层次的需求。

沿着历史演进的脉络,技术进步让人类社会从工业时代进入了生态时代,万物互联的网络就是这个生态的载体,而是否拥有基于数据的智能,将成为物种能否在这个生态繁衍的基本要求。

商业的内在逻辑正在重写。但是我们应该认识到是,机器在联网后, 人类在发挥个体创造性的同时,能否通过协同网络形成某种更高级的群体智慧,这将影响人类未来的整体生存状态。

而这个逻辑背后所支撑的基础是构建协同网络和数据智能。区块链在这里面所充当的角色是一个底层技术。

区块链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特性是民众公有,没有一个人拥有它,因为每个人都拥有它,它倾向于共享,就像我们常常提到的公有财产,比如道路和高速公路,他们都是为我们服务的,就好像我们拥有它们一样——甚至比我拥有它们还要好,因为我无需负责维护工作。

而且大多数的公共基础设施都带给我们这种“胜过拥有”的利益,就像互联网就是现在一个中心化的公共基础设施,我划一下手指就可以召唤它,享受着带给我们的所欲益处,但是却不需要承担所有权的负担,只是使用它就够了,我们的社会会愈发的去中心化,使用性也会愈发重要。

区块链还有一个重要的特性是构建信任,所有基于数据智能的服务都逃避不了一个词:大数据,但是曾鸣在智能商业中又衍生出来一个词叫做活数据:

第一个数据是活的,也就是说数据是在线的,可以随时被使用;

第二是数据在使用过程不断消化、反馈、处理、产生增值服务,同时又产生更多的数据,形成一个闭环。

这也是为什么现在大部分基于大数据的业务不能成功的原因,为什么P2P频频暴雷、ICO众筹模式被否定,这些业务成立基础是你要有一个可信任的主体,你说P2P基于网络征信,但是这种数据足够嘛?它构不成刚才说的活数据的定义。ICO就更可笑了,这个信任主题完全是一个文字游戏,谁请的站台大咖牛逼、谁的项目听着厉害就信任谁的。

这种智能化的商业,一定要有活数据在支持,除非像Facebook、谷歌、腾讯这样的大互联网平台,否则很难形成大数据、活数据。没办法积累数据,无法形成数据智能,所以智能合约就只能是“愚蠢合约”,上当受骗。

当然有些人没有这所谓的活数据也能玩众筹、玩借贷啊,比如亚朵酒店的投消者模式,天津的小白楼亚朵酒店,只用了2小时预约金额就达到了募资需求,5小时预约总金额超过了5000万,不过这是基于长时间积累的信用所带来的必然结果。

那我既没有投资人爸爸支持,也没有极强的中心背书,也没有时间在这里慢慢积累信用,这个我就不能做了吗?用蚂蚁信用吗?还有种东西叫做区块链,他是怎么构建信任的相信大家比我都清楚,这也是为什么国外大投行、银行、交易所都感到特别紧张的原因——金融行业一直吃“资深”和”“中心化”的两碗饭,一个跨时间的、分布式的信用机制出现,这对他们来说不是改造,是彻彻底底的颠覆。

当然现阶段的区块链还有很多的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上面所说都是理想状态,希望大家也能够多给他一些时间吧。

世间的阴阳两极——制衡

互联网从本质上来说是要准确无误地追踪一切,然后不加区分地复制下来。理论上讲,通过监控传输节点,从而追踪消息来源是件轻而易举的事情,因此在这样一个从根本上讲一切皆可知的大环境下,追求个人的隐私权也正是密码朋克们所追求的。

网络把隐私从一个道德领域转移到了市场领域——隐私变成了一个商品

大部分的隐私交易很快就会发生在市场而不是政府的办公室里,因为在一个分布式的、组织松散的网络中,中央集权的政府失灵了,不再能保证事物之间的联结或者隔离。成百上千的隐私卖主会按照市场率来销售隐私。

我还记得,大概在我小学三四年纪的时候,电话就是那种有限的电话开始大面积安装,于是就有人出来卖电话本,里面有整个乡镇的人家的电话,一本是两块钱,我没记错的话,电话簿之所以有价值,是因为找某个特定的电话号码省事了,电话刚出现的时候,把某个电话号码列在号码簿里,对编制者和所有电话用户都是有价值的。但今天,在电话号码唾手可得的世界里,一个没有列在号码簿里的号码对于不想被列出的用户和通信公司来说却是更有价值的,对于用户来说你可以减少被骚扰的机会,对于通信公司来说,收到更多的钱,隐私现在变成了一种定价销售的商品。

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用过脉脉,在里面你的好友下面有电话一项,但是你要看的时候是得对方同意的,不像最初的电话本,家家户户的电话都在上面,并且你知道自己家的电话也在上面,你并不会有隐私侵犯的感觉。

隐私和普通的信息是极性相反的两种信息,可以把想做一种反信息,在这个系统内移除一点信息,就可以看做是这个系统重新产生了相应的反信息。

在如今的这样一个信息滔滔不绝,无限复制以至于要暴涨的互联网的世界里,一点点信息的消失,或者蒸发就变得非常有价值——如果能永远消失就更有价值了

在所有的东西都相互联结在一起的世界,联结、信息还有知识都非常便宜,贵重的反而是那些隔离、反信息和零知识。

你会发现每一项技术发展到最成熟的状态时都是免费的,在我们目光所及的未来,你在网上的所有行为都免费进行的时候,每个人随时随地都在进行几十亿字节的信息交换的时候,通讯反倒是成为了一件很烦的事情。而加密技术在某种程度上令互联网那种无差别的链接和发送信息的固有倾向得到抑制。

就像很多人现在喜欢好友验证、朋友圈几天可见、不同意随便拉近一个群聊等等,现在还远没有到达互联网所说的那种万物互联的状态,你可以想象一下,那是个多么恐怖的世界。

那接下来大家可以回想一下,到底是谁?在什么情况下才需要加密技术呢?也许只要那些有东西要藏的人才需要,比如间谍、罪犯,这也是为什么比特币最开始兴起是在暗网市场。当然对于这些需求我们都是极力抵制的。

但是当信息时代来临的时候,这种情况好像就变了,情报成为了企业最主要的财富,它就不再是中央情报局的专利,而是首席执行官们研讨主题,甚至在某些大型企业中还出现了首席情报官这个职位,参考电视剧《猎场》,刺探商业机密,非法传递企业的专门知识和技能成为国家不得不关注的问题,尤其现在计算机技术的越来越成熟,一台个人电脑就能应付专业加密方法所需要的计算量,对于那些所有业务都在个人电脑进行的小公司来说,加密就是他们最需要的硬盘工具。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想过最终的万物互联的终极形态,在第五季的奇葩说中有个辩题:“奇葩星球新技术可以让全人类大脑一秒知识共享,你支持吗?”我把它理解为开启万物互联世界的一个开关,你一按下去,我们的信息社会也仿佛是一个巨大的聚合形态的复印机,每一个角落产生的信息,都可以很快的传播到其他角落。

我们之前以及现在的经济体系是建立在物品的稀缺性上的,所以我们迄今为止都在通过控制每一个复制活动比如通过法律、垄断、版权来对抗信息天生的扩散性,这里面控制的是活动。但是信息不一样啊,信息要的就是自由地流动和复制。尤其是在一个由去中心化的节点组成的网络世界中,成功是属于那些顺应信息复制和流动主张的人,那该怎么做呢,你软件只可以监控使用行为,但是不能监控到复制啊,你在电脑的一封秘密文件,我记在脑子里,你怎么监控,怎么控制。

所以顺应而生了加密技术,为什么密码朋克们说加密永胜呢?因为他是必要的反作用力,防止互联网不加节制的联结,如果任由互联网自行发展,它就会把所有人、所有东西都联结在一起。我把这个小标题叫做阴阳两极的制衡,因为互联网就是这个世界的阳极,代表着连接;而密码则是阴极,代表着断开。

如果这之间没有一个约束的力量,整个世界都会像一个超载的、没有一点隐私性的联结和没有过滤的信息组成的一团乱麻,就像是一个被小猫玩耍过的毛线球。

加密技术存在的意义是使得网络系统产生的铺天盖地的知识和数据变得更加文明,没有这种驯服的精神,互联网就变成扼住自己生命的网,因为自身的无限增多、无限联结,最终被自己绞杀而死。无硝烟的军备竞赛——去中心化

美国国家安全局的使命就是研发密码系统,不像其他军工联盟会产生民用的副产品技术,国家安全局研发的技术几乎没有转为民用的。几乎毫无例外,加密技术都是为了军事目的由军方研发的

而密码朋克所说的密码无政府状态之所以还没有爆发,是因为现在加密的关键技术垄断在军方手里——就像曾经中世纪的教会垄断印刷术一样。这块大家了解吗,我简单说一下:

中世纪的行会垄断着信息,比如有个人想要在行会之外做皮货、做银器,国王的人就会闯进来将它打烂,最后打破这种垄断的是印刷术,因为人们可以发表如何制作的论文。可以说是印刷术削弱了中世界行会的权力,改变了社会的权利结构。

但是在当人们随着社会的发展,越发感到自身的隐私、自由受到限制的时候,开始将纳税的钱资助给军方研发加密技术的公民就想要回这项技术的所有权,可是政府总是会以若干不合时宜的理由而拒绝,

如果我们获得军方研发的加密算法,然后把它们移植到互联网的广阔天地中,那我们就能简历起一套非常强大、牢不可破的匿名交易技术,两个陌生人可以彼此索要或提供信息,用钱完成交易,不会有被跟踪的可能,但这一切产生的后果就是当前企业形式的终结,以及更加精密的逃税黑市的兴起。

一旦草根阶级突然接管原本神秘被禁止的密码和代码领域,产生的最重要的结果也许就是获得了可用的电子货币。

当支付宝、微信等在线支付方式在生活中日益渗透,货币也会随着互联网延伸而拓展,信息流动到哪里,货币肯定也会紧随其后,由于加密货币的去中心化、分布式的特性,与网络去中心化,分布的契合,它一定会改变经济结构,就像个人电脑颠覆了管理和通讯结构一样。

在网络世界中,全世界的经济都根植在分散的知识和去中心化的控制方式中,电子货币是一种必然的选项,互联网本身的特性对电子现金如此友好,以至于某一天我们出门忘记带手机都很难进行正常的生活工作,一旦它嵌入网络中,就无法根除。

货币制造是留给中央政府的来最后负责的工作之一,大多数政党也认为理所应当,人们需要中央银行来进行对抗假币和骗子,总要有人管理货币的发行量,最终钱币的序号,保证货币价值的可信性,一个稳健的货币体系需要准确、协调、安全、执行以及一个机构来对以上所有的事情负责,因此每个货币背后都有意见时刻警惕的中央银行。

在中世纪的时候打破这种垄断的是印刷术,但是后面在印刷时代,又出现了企业,来垄断某些专门的技术,比如枪械的制造。于是现在又出现了加密技术,它所创造出来的无政府状态和兴起的信息市场联合在一起,会对这个社会造成非常的冲击。

这两股力量力量之间,一定会有一场战争,且没有办法逃避。

有一位密码朋克叫做蒂姆·梅说:“这场战争中,加密肯定是赢家,除非政府能够成功禁止加密,而这是不可能的,因为加密永胜”

我不知道最终的结果是什么,也不敢妄加猜测,只是希望能够对大家理解区块链、加密技术有帮助。

最后给大家一个警告,以上的所有消息都是我作为一个局中的投资者、关注所发表的言论,我不保证它是对的,这些只是我找到支撑住自己内心的一些论点。

在心理学上有一个承诺和一致性原理,就是当你决定了一件事情之后,你以后的行为就会自觉不自觉地按照这件事情来进行。可能我也是受这个原理影响的人,为了让自己能够过去的某些论点找到支撑,刘老师在课程中提到的亏钱亏出来的信仰,也是属于其中一种现象,我不知道我现在观点是否正确,大家都在局中,那将答案交给时间吧。

尘世间流浪,网络中营生。公众号:众生牛马

一篇来自20世纪的未来展望(上)

上一篇

如果仅为了赚钱,真心建议不要创业做老板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

北风炼金社

信息差套利项目

扫码免费领取“网络营销必读秘典”

分类目录

一篇来自20世纪的未来展望(下)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